在看熱鬧的時候,再一次被求合影。這時候,我感覺我已經在慢慢變成一個印度人。

  雖然聽不懂印地語,但是眼神和肢體的交香港公司註冊流讓溝通無障礙。

  時隔四年了,小P和小R居然還在。我們在台下瘋狂拍照的時候,祭司們居然在臺上害羞的笑了起來,當然是憋著的。儀式結束後,天空下起了大雨,真是天降祥瑞啊!

  搞不清楚狀況的小純潔們可以戳鏈接,回顧一下當年的天涯神帖!

    趕緊跑回酒店躲雨,洗澡出門,因為姐約了印度網友見面。哈哈哈哈

  樓主和HAN結伴而行,S也帶了他的朋友A。出於禮貌,樓主並沒有對著兩個高顏值的印度暖男一陣狂拍,而是開始了閒聊。

  HAN告訴她們我們第二天的行程。本來今天是要預訂從瓦拉納西到菩提迦耶的火車票,不巧的是今天是人家的週末,各種票務代理休息、零錢兌換處休息、就連瓦拉納西最有名的咖啡館也休息。不過S教了我們一個辦法,明天上班後,不論如何可以買最便宜的火車票,到時候直接去一等車廂坐著。遇到工作人員查票,就直接塞給人家防脫髮消費就行。不枉此行,漲姿勢了!越老越配合印度人民的機智

  A在聊天中,憑藉自己流利的英語佔領了絕對優勢。A出身於印度地位最高的種族婆羅門,據說在寶萊塢工作。種姓制度是曾在印度與南亞其他地區普遍存在的一種社會體系。

  印度種姓制度源於印度教,又稱瓦爾納制度,是在後期吠陀時代形成的,具有3000多年歷史。這一制度將人分為4個等級,即婆羅門、刹帝利、吠舍和首陀羅。

  它是古代世界最典型、最森嚴的等級制度。

  四個等級在地位、權利、職業、義務等方面有嚴格的規定:

  第一等級婆羅門主要是僧侶貴族,擁有解釋宗教經典和祭神的特權;

  第二等級刹帝利是軍事貴族和行政貴族,他們擁有徵收各種賦稅的特權;

  第三等級吠舍是雅利安人自由平民階層,他們從事農、牧、漁、獵等,政治上沒有特權,必須以佈施和納稅的形式來供養前兩個等級;

  第四等級首陀羅絕大多數是被征服的土著居民,屬於非雅利安人,他們從事農、牧、漁、獵等業以及當時被認為低賤的職業。

  A小哥他說兩年前自己得了胃癌,在身體和意志的雙重鬥爭下,終於戰勝了病魔。

  帥哥們聲情並茂的說著,我和HAN也非常配合的發出陣陣尖叫和鼓掌。S邀請我們跟他們一起去泡吧,然而,姐出於安全的考慮,狠心拒絕了。白天會瘦小腿比較安全,遂和小哥們約定明天白天一起逛逛。小哥欣然答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