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午休,與同事閒聊,因談及生活,同事一臉諂媚的笑顏:“阿風,你真幸福,你總是生活的那麼開心,那麼幸福!”驀一聽這麼陌生的話語,我不禁一怔,陷入一陣茫然的沉思,很久才回過神來,用自己善於偽飾的誇張的笑容掩蓋內心的慌亂。“哈哈,謝謝你,你讓我感覺到了久違的自信,因為我也有讓別人羡慕的地方了。”由於掩蓋不住自己內心強烈的落差,眼角營養師竟滲出幾滴眼淚來。

  是啊幸福到底是什麼?我也曾經苦苦追問,納悶的追尋。對生活我就象一個篩篩子的能手,把很多感性的東西篩掉,留下骨架給自己支撐,就像一個句子只有主謂賓,沒有定狀補的修飾,我謂之無欲則剛。其實自己是個很在乎細節的人,就是一頓蘿蔔我也想把它做成宮廷的樣式。幸福於我好像,我一直仰望著它,我很想去,但前面的羈絆太多,我想放棄,卻又無限嚮往,於是我不停的躑躅徘徊……

  幸福可是天然狗糧為他人作嫁衣?記得九年前,我那最親最敬的哥哥因患肝癌不幸去世,我心驚膽戰,肝腸寸斷。他走的是那麼憂心忡忡,那麼不舍,上有老下有小。我迎接他的目光接過這根生活的接力棒,勇敢的走下去,用我稚嫩的雙肩承擔起生活的重負。我放棄了很多,包括我的婚姻,那時我象一頭沒頭蒼蠅在生活的網裏上串下跳,看著侄女一天天長大,直至走進清華,也為父親養老送終。雖累但我心安,枕著安然的良心入睡我無悔而坦然。我終於明白,我所有的付出都劃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,都有了繁花結出了碩果,有了我的付出才有今天的他們,甚至覺得殘缺的姻緣裏也有幾分可憐之處,畢竟孺子牛一直是我的座右銘。

  幸福可是那危難時節的一個承諾?我曾經一度陷入生活的低谷,我無助的左手握住右手的淒涼,抱住雙膝在炎熱的中醫抗衰老夏季裏戰慄。那時他用溫暖的雙手撫摸著我的雙肩,溫情堅毅的雙眼直逼視著我:“相信我,你不會孤獨的面對這一切,因為,你有我。”就為這一句溫暖的話,我好似在冰霜的季節裏覓到一絲暖陽,我伸出雙手,鄭重地把自己交給他。縱然以後我們因為若干理由走向失敗,而這也是心中永遠割捨不了的情結!